top of page

《力晶2022藝文饗宴 – 普羅科菲夫鋼琴協奏曲之夜》3月17日臺北國家音樂廳登場


左起:嚴俊傑、林冠廷、莊文貞、葉孟儒

在力晶文化基金會鼎力支持贊助下,《力晶2022藝文饗宴 – 普羅科菲夫鋼琴協奏曲之夜》由當今臺灣樂壇承襲俄羅斯學派的鋼琴三傑:葉孟儒、嚴俊傑、林冠廷三位擔綱獨奏普羅科菲夫的三首鋼琴協奏曲,將於3月17日於臺北國家音樂廳舉行。


距今百年以前,普羅科菲夫(1981-1953)是俄國樂壇最具前衛精神的音樂奇才。在革命方起、新舊雜陳的俄羅斯,普羅科菲夫將激進的現代思維,化為樂聲中懾人的不和諧音及節奏感,是當時代青年勇敢叛逆的表徵!第一至三號鋼琴協奏曲創作於其哲思覺醒、邁向成熟的青年時刻;管弦樂織度氣勢恢弘,與鋼琴家展開親暱對話,各展活潑的生命能量。


葉孟儒、嚴俊傑、林冠廷是當今臺灣古典樂壇的俄羅斯學派鋼琴三傑,豐沛文化歷練詮釋青年普羅科菲夫筆下的抽象而艱深的樂風、憤懣和抑鬱的衝擊、前衛又有一種古典時代音樂感,猶如冰火交融詩意覺醒。這次三位鋼琴家與ESO長榮交響樂團、指揮莊文貞合作、呈現普羅科菲夫層次萬千、奇詭多變的藝術世界。


在力晶文化基金會鼎力支持贊助下,《力晶2022藝文饗宴 – 普羅科菲夫鋼琴協奏曲之夜》由當今臺灣樂壇承襲俄羅斯學派的鋼琴三傑:葉孟儒、嚴俊傑、林冠廷三位擔綱獨奏普羅科菲夫的三首鋼琴協奏曲,將於3月17日於臺北國家音樂廳舉行。


葉孟儒、嚴俊傑、林冠廷三位都是俄羅斯學派的鋼琴家,今(3/8)記者會上侃侃而談他們在俄羅斯習琴求學的過程。在中學時就立定志向到俄羅斯學習鋼琴的葉孟儒不免被問及眼前的俄烏戰爭,對音樂圈的影響。


葉孟儒說:「(一些音樂家)原訂要到台灣的巡演行程,在俄烏戰爭開打之後,就變卦了。」


主辦這次音樂會的新象文教基金會樊曼儂也說,近日得知長笛的國際比賽,俄羅斯評審與烏克蘭評審都臨時各自選擇不出席,以避免面對面的尷尬現象。


當被問起為什麼選定俄羅斯作曲家辦音樂會,樊曼儂表示,「普羅科菲夫是俄國作曲家,但是生於烏克蘭,動亂的時期,一次大戰二次大戰革命與流亡,那樣動盪的大時代,他創作出最精彩的近代鋼琴作品。」


而普羅科菲夫音樂會所選的曲目,經這鋼琴三傑討論協商,分別擔綱一號二號三號協奏曲。


嚴俊傑說:「這是很難得的組合,因為台灣樂壇從未在一場演奏會同時演出這麼多普羅的協奏曲。如果是在俄國,一定是非常轟動的事,原本五首協奏曲,第四五原本就比較冷門,所以這三首是比較常演奏的。」


「普羅科菲夫1891年生,是以鋼琴家的姿態出現在樂壇,他是新世代的音樂家,生性具諷刺的個性,從小喜愛惡作劇,以諷刺別人出名。他創作樂曲運用辛辣元素,新的和聲,創造了很多屬於自己的和聲語言,因此名留史上。技法,很多旋律會跨越很多個八度,或是新古典主義他的用法,呈現在這次音樂會的三首協奏曲中。」


「第一號協奏曲是普羅科菲夫畢業後自己演出彈、鋼鐵般的手指,得了第一名。因此激勵他以鋼琴家彈奏自己的樂曲這樣的姿態,是很有說服力的。也因此建立下大膽的名號。」


「第二號協奏曲是他的好友過世,讓他十分哀傷。」


「第三號協奏曲,是普羅科菲夫到了美國發展,巡迴演出,擁有很好的演奏生涯,曲風明亮,也是競賽常見的自選曲,連同普二都被視為鋼琴協奏曲技術上的頂峰。因此這場音樂會的選曲,是非常有代表性的呈現普羅科菲夫。」




葉孟儒提到第二首協奏曲:「三首協奏曲分屬不同時期、心情的普羅科菲夫作品,有不同的時代意義。」


林冠廷:

「普羅科菲夫從小搞怪、叛逆,他的第一號鋼琴協奏曲,在1911年21歲創作,運用了很多創新版的和聲,觸技曲式跳躍的觸鍵,其中也包括他作為新古典樂派的作曲家,對歐式的傳承,裡面有抒情的旋律、十分艱難的技巧,非常有意思的作品。」



嚴俊傑表示,其實這三首都是比賽曲的試金石。「1997年在聖彼得堡時,我就是彈普羅科菲夫第一號,那時我14歲。鋼琴大賽中,大家都很想聽到的樂曲。因此我們都認定普羅科菲夫就是鋼琴界很希望聽到的音樂會。普二(及拉赫曼尼諾夫第三號)是公認最難的二首鋼琴協奏曲。普三難,但普二要更難一點。」

嚴俊傑提到,「俄國人就是蠻辛苦的──一路走來的歷史,革命、形成共產主義等等,俄國人因此認為文化是他們心靈上的寄託,90年代的俄國人,他們彈鋼琴,真的是用生命在彈 – 因為彈得好可以走出國門,到國外去過更好生活。柴可夫斯基賽的舉辦,也源自「俄國人覺得必須要有一格屬於俄國人自己的大賽」的想法。當時尚屬冷戰時期,但是第一屆的柴可夫斯基賽,第一名居然是來自美國路易斯安那的范.克萊本;范.克萊本回到美國因此成為民族英雄。柴可夫斯基大賽的歷史與傳承就這樣一路下來。柴賽的最後一輪,就是要談二首鋼琴協奏曲,指定曲必須是柴,自選曲一定是普羅科菲夫的二,或是拉三,因為是最難的。俄國人的不成文習慣,比賽就是要耗盡汗水與淚水,在台上呈現出抵抗所有的困難,在台下親聆,真的會很感動。」


「而普羅科菲夫大賽算是柴賽之外的最大的比賽,聖彼得堡舉行,2004年我就是彈普三、柴一,因他規定要彈奏普曲。普曲在鋼琴家的築夢旅程上都是大家非常嚮往的曲子。因此在同一場音樂會中可以同時聽到三首普協奏曲,對於一個想要成為鋼琴家,或是鋼琴演奏家來說,真的很難得很難得,非常想要聽這樣的音樂會。」


葉孟儒:「冠廷與俊傑都是在國際比賽的常勝軍,很清楚比賽的過程,是很辛苦的,不僅僅是要準備好,而是會有不明確的壓力,而第三輪的曲子又是很大的曲子,二大首彈下來,心裡很掙扎,對於這種重量級的曲子,若不每天練琴怎麼行。

俄國人在上課工作的強度,是我們不法想像的強度,俄國老師說不要偷懶,晚起、賴床,你們要利用人活著的時候,好好的工作、好好的上課。要睡,等到死掉的時候多得是時間給你睡!」



林冠廷:「俄國人就是用生命在面對音樂、工作,拚全力去做。」


嚴俊傑說,「我的老師曾說,你就是要彈琴彈到救護車來載你去醫院,你要盡全力去彈啊!俄國人的思維,上台彈鋼琴就是要「用生命去彈琴!!這同時也是這三首協奏曲擺在同一場音樂會給我的感覺,非常龐大,也辛苦了莊文貞老師的指揮與長榮樂團,及新象,舉辦這場音樂會。」嚴俊傑表示:「我們在俄國學習彈琴、受到嚴格的訓練,回到台灣教書,學生跟家長完全沒辦法接受。但是在嚴格的標準下,台灣家長眼中的優秀,其實是尚未到達標準,也因為環境中沒有夠好的競爭者,很難再進步。這就是學習環境的落差,有時在擔任老師的立場,我覺得蠻無力的。」「家長沒辦法認清,若要再國際上拚到夠份量的聲量,或是有一點點的成績,是要付出多少的努力。更遑論當時寫出這些協奏曲的普羅,拉,他們是用多少心血,去完成這些偉大的作品。」


俄羅斯學派的鋼琴三傑異口同聲總結:「歡迎在3/17國家音樂廳來聆賞普羅科菲夫三個不同時期、對鋼琴家、學鋼琴的人非常重要的鋼琴協奏曲」



長榮交響樂團指揮莊文貞:


「謝謝新象、謝謝三位優秀的鋼琴家。五年前曾跟俄羅斯鋼琴家合作,那次在一個晚上就彈奏了五首普羅科菲夫鋼琴協奏曲,整個。那一次火花可以持續很久很久。」


「細細研究譜,可以體會三位在俄國求學的艱苦,看到普羅科菲夫寫的樂譜,二隻手,卻有三行譜,而且是滿滿的音符。而且音階和聲,完全跳脫傳統的邏輯,跳躍式的音符,對頭腦是相當大的挑戰,所以很佩服演奏普羅科菲夫的鋼琴家。


「我其實很喜歡指揮協奏曲,協奏,並不是當伴奏,而每一次與不同的獨奏家合作,就會有非常不同的效果。一個優秀的獨奏家,絕對可以讓樂團達到更好的境界。而一個好的樂團、好的指揮,是可以讓獨奏家可以隨心所欲的發揮。這樣互相影響的良性關係所發出的火花,對我來說每次都是挑戰,也是很好的學習。」


 

在力晶文化基金會鼎力支持贊助下,《力晶2022藝文饗宴 – 普羅科菲夫鋼琴協奏曲之夜》由當今臺灣樂壇承襲俄羅斯學派的鋼琴三傑:葉孟儒、嚴俊傑、林冠廷三位擔綱獨奏普羅科菲夫的三首鋼琴協奏曲,將於3月17日於臺北國家音樂廳舉行。購票請洽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02-3393-9888。更多活動詳情可詢官網:https://www.newaspect.org.tw/2022prokofievpianoconcerti



力晶2022藝文饗宴 – 普羅科菲夫鋼琴協奏曲之夜

Sergei Prokofiev Piano Concerti Nos. 1, 2 & 3


2022.03.17(四)臺北國家音樂廳


更多節目資訊|請洽主辦單位 新象.環境文創(電話02-25772568)


獨家贊助|力晶文化基金會

主辦|新象.環境.藝之美文創 02-2577-2568

協辦|史坦威鋼琴中心


☉主辦單位保有節目內容異動權 The program is subject to change.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