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國際維尼奧夫斯基小提琴大賽|友達以上的音樂愛戀──前田妃奈


前田妃奈(左)與中提琴家 Katarzyna Budnik(右),演出莫札特《協奏交響曲》。(版權:波茲南維尼奧夫斯基協會)

採訪、撰文|蔡昀修

攝影|顧哲銘

編輯|胡家瑋


維尼奧夫斯基最後一天壓軸參賽者,讓我們歡迎前田妃奈 #HinaMaeda


我第一天下飛機時,大會派了兩位年輕的同事來接我們。到飯店的路上問起他們最喜歡哪位參賽者,兩位不約而同都說——Hina Maeda!「我真的好喜歡她充滿熱情與光彩」、「她的表現真的太有魅力了,這裡很多人喜歡Hina。」




20歲的Maeda桑非常可愛。第一天見到她的時候,完全可以理解之前看線上直播時她一直笑的原因,圓圓的臉蛋加上笑起來彎彎的大眼睛,透著真誠想要了解你說的話的樣子,即使英文不是很流利,還是很努力的想要表達自己,真的是太可愛了!



問起妃奈為什麼來參加這個比賽,「當我十二歲時,我拉了維尼奧夫斯基第二號小提琴協奏曲,我很喜歡這首曲子。但在日本,這首作品很多人學,卻很少在音樂會上被演。我很想要演第二號協奏曲,所以我來參賽了。


大會這次曲目範圍很廣,很多人說很難,你覺得他們的曲目安排怎麼樣?


「(陷入長時間思考)我…做了很多練習(笑)」


「我相信,你真的做得很好!」


提到對維尼奧夫斯這位作曲家的想法,妃奈說,

維尼奧夫斯基是一位很重要的作曲家,(他的作品)非常難,技巧也很難,但音樂非常美,我很常演維尼奧夫斯基的作品。但愛他的作品,但他非常的難、非常難(強調,笑)。

今晚是大會最後一場決賽,妃奈選擇了維尼奧夫斯基第二號小提琴協奏曲與布拉姆斯小提琴協奏曲。這次決賽有四位參賽者都選擇這組曲目,問起妃奈為什麼選擇這兩首作品呢?


維尼二是我的最愛,布拉姆斯也是我的最愛。但他非常難,也是一首很大的作品,我很小隻也不是很有力氣,但對我來說,我很愛布拉姆斯協奏曲。而我的樂器史特拉底瓦里—姚阿幸,布拉姆斯跟姚阿幸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我想要用姚阿幸演奏布拉姆斯。(笑)

「這相當有意義呢!你是在哪裡獲得這支小提琴?」


「我跟日本音樂基金會(Japan Music Foundation)借的。我跟這把小提琴相遇在2013年十月,我拉了這把琴,這是一把非常特別的琴,可說是小提琴選了我。」


「日本音樂協會有這麼多的琴,為什麼選這把琴?」

「我沒有選,是日本音樂基金會選了這把琴借我。(笑)」


問起妃奈什麼時候決定要走小提琴家的路,妃奈謙虛的說,「我現在還沒有決定(笑)。


我很愛音樂,但我不確定我是否愛小提琴。但我不會彈鋼琴、我不會低音管,但我會拉小提琴。我做音樂,等於我拉小提琴。(I do music equal as I play the violin)。

「小提琴對你來說是什麼意義?」

「小提琴是我的(陷入沈思)…

「是朋友嗎?」(提示貌)

是我的朋友、是我的家人,我…永遠的愛(forever love…大笑)

「是戀人嗎?(笑)」

「あの。。。はい!」(是的!)

「你會跟你的小提琴離婚嗎?」

「嗯(沈思了一下)…我不確定(大笑)」

「我會這樣寫喔。小提琴是你的戀人,可以嗎?」

「嗯(遲疑)…還是寫朋友好了(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