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國際維尼奧夫斯基小提琴大賽|專注做自己的韓國甜姐兒──趙絃真


韓國小提琴家趙絃真,決賽演出維尼奧夫斯基第二號小提琴協奏曲。(攝影:顧哲銘)

採訪、撰文|蔡昀修

攝影|顧哲銘

編輯|胡家瑋


25歲的Jane (Hyeonjin) Cho趙絃真(1997,南韓)跟柳多玧比起來是位魯納。擁有陽光開朗的氣質,這位甜姐兒在波茲南人氣很旺,很受歡迎。問她進入決賽感覺如何,Jane燦笑說,「這一個禮拜時間過得很快,(聽到決賽結果)我根本不知道如何思考,宣布結果隔天我們接受訪問,我簡直受寵若驚。我很感激有這個機會可以進入決賽為世界各地的觀眾演出,因為這次大會在媒體與直播上的安排真的很用心,我非常興奮,我們也被照顧得很好,樂團、大會工作人員都非常和善,很少有比賽有這樣棒的氣氛。」


提到維尼奧夫斯基大賽與其他比賽不同,是把所有的參賽者、工作人員、記者、評審都放在距離音樂會場走路五分鐘的同一個飯店裡,Jane謙虛的說「我還沒有太多參賽經驗可以比較這其中的差異,但我覺得大家都待在一個空間很有利,我一開始以為會很緊繃,因為我們在同一間飯店,可以聽到別人練琴的聲音,但他們在住房安排得很好,我不太聽到大家練習的聲音(笑),所以這很OK!而且早餐很好,我們也不會遇到評審,那也是很好的一件事。不然會很緊張(笑)。」


維尼奧夫斯基小提琴大賽始於1935年,是目前歷史最悠久的小提琴大賽,Jane認為,「光只要能參加就很光榮了。我從很小就聽到維尼大賽的名字,所以我想這是為什麼我想參賽的理由。」五年一次的大賽雖因疫情延期,個性看來樂觀的她覺得「其實大賽從去年延到今年對我來說很好(笑),在疫情期間我其實回到韓國家裡休息,當時我正在倫敦唸大學,但是疫情期間我反而獲得休息,我相信很多人都需要這個空檔休息。我在這期間也充分修復休息,所以能讓我自己再充電、再站上舞台比賽,感受一點壓力,所以延期一年對我來說是好的。(笑)」


問她準備這麼多曲目會不會很辛苦,Jane認為自己很喜歡曲目範圍很廣的這點,「雖然第一階段所有參賽者都有點吃不消,因為曲目的量很多,但我個人還蠻喜歡評審要求每個人把貝多芬奏鳴曲四個樂章演完,這是蠻特別的一點。對我來說更特別的莫札特的協奏交響曲,因為一般來說,都是演莫札特協奏曲,雖然說那也是很特別,但有機會可以在比賽的舞台上與中提琴、樂團拉室內樂,這並不常見。我認為這很特別,也很耳目一新。」




「因為曲目夠廣,所以你可以展現自己想要的方式,我有機會可以挑選我想要的曲目來展現自己,而不會被限制在幾首曲目裡來演,我認為這對參賽者很有優勢。我認為曲目足夠讓我能好好地展現自己。」

今晚的比賽,Jane的曲目是維尼奧夫斯基第二號小提琴協奏曲與布拉姆斯小提琴協奏曲。很多人說第一號技巧很難,第二號比較抒情浪漫,Jane表示:「我沒有演奏過第一號,我只聽過。第一號比第二號長很多,而且需要應付大量技巧。人說第二號是年輕進入更進階的協奏曲,而第一號是進階版的協奏曲,(但它是第一號!)是的!沒錯。不然應該是要相反過來的。但第一號真的很難(笑著皺眉頭),我知道只有一位參賽者要拉第一號,就是多玧。(是的,你們之前認識嗎?)我們其實是在這裡認識的。」


「你是首爾人?」「對。不知道多玧是韓國哪裡人…(笑)」


「在開始準備比賽之前,我其實很害怕維尼奧夫斯基的曲目。它需要非常高的能量,大量技巧,但我開始準備之後,在為觀眾演奏時,我開始非常享受它。我想他代表許多波蘭文化,也看到除了技巧之外的面相,包括愛、浪漫、熱情、趣味、幽默,我還正在挖掘中,我想未來我會把他的曲子放到我未來的音樂會曲目中。」

聊到比賽之後的發展,Jane誠懇地說,


「我希望參賽可以讓我被更多人看見。不管在比賽中發生什麼,我只想專注在我的音樂上。試著達成我想要做的自己,也許在未來十年自己想變成什麼樣子,比賽從來不會是終點,比賽只是一個起點。」

第二輪大賽結束,公布決賽者時的趙絃真。(版權:波茲南維尼奧夫斯基協會)

整個訪談過程Jane開朗輕柔的笑聲,真的令人很容易感受到這位藝術家輕鬆自在的魅力。我說:「我在網路直播上看你比賽出場前跟後台聊天,都不會緊張?」「(笑)才不,我只是假裝不緊張。我會冥想或是與後台的人輕鬆說笑,氣氛也會幫助自己比較不緊張。」


因為攝影器材卡在延遲行李裡無法錄影,所以我在週一簡短地與Jane聊了一下。今天早上去聽樂團彩排,Jane的布拉姆斯充滿自信與光輝,在台上表現落落大方,也意外覺得她雖然瘦,但是拉琴相當有力氣,音色直率,有種女中豪傑的fu。回到飯店在門口巧遇等著Uber Eats的Jane,開口第一句就問我:「你們拿到行李了嗎?」覺得這甜姐兒音樂帥氣、心也美。